A PHP Error was encountered

Severity: Notice

Message: Undefined index: HTTP_ACCEPT_LANGUAGE

Filename: models/Front.php

Line Number: 172

Backtrace:

File: /home/04/L02500/application/models/Front.php
Line: 172
Function: _error_handler

File: /home/04/L02500/application/controllers/Blog.php
Line: 8
Function: toCountry

File: /home/04/L02500/index.php
Line: 315
Function: require_once

賈伯斯啟發了我的設計 -網頁設計思維-創造力網頁設計公司
GO TOP
back

賈伯斯啟發了我的設計

我的設計生涯非開始於賈伯斯,但深受他啟發。
 
 
 
 
獲知價伯斯去世的那一個晚上,失落感環繞不去,淡淡的,持續的、揮之不去。
 
你知道,就像高中時期,女友離去的感覺,
 
又彷彿是另一個"自己"死了一樣。
 
 
 
我做設計二十年了,
 
從暗房及剪貼、用描圖紙標色的時代,
 
進化到使用電腦,我的第一台電腦就是用Apple 的電腦,
 
在那個一條記憶體要一萬元的年代,
 
我的朋友還在用電腦攞圖、用DOS 玩三國誌的時代,
 
我已經開始了RGB 的採色螢幕,第一次看到設計,可以點一下就換個顏色,
 
那種驚訝,很多人無法體會。
 
以前要用整夜時間來平塗的LOGO ,一秒就搞定。
 
在全開的紙上,用整夜寫下256個仿宋體的時代已結束,
 
我甚至不知道我是什麼時候將製圖工具丟掉的。
 
 
那幾個喜悅的夜裏,快樂的不能再快樂的夜裏,
 
並沒有持續多久,客戶開始喜愛坐在我的電腦旁,
 
玩變變色的遊戲、玩改改字的趣味。
 
開始問我還可以再快一點嗎?
 
 
二十年後,電腦更快了,
 
但快的過人心嗎?
 
 
 
我也用過Newton (牛頓),我猜也許是當時史上最先進的PDA,大約像是一塊磚塊那麼大, 
 
在那個沒有聽聞過什麼時掌上型智慧裝置,我就花了大錢買了這台短壽鬼東西,
 
還去參加了使用者誓師大會,當我們的神Jobs 說要停止這個開發計畫時,
 
我們大伙還抱頭痛哭,還大力的將這台鬼機器,同時用力往地上扎…
 
 
 
 
生命中發生的每一件事,都有他的道理,
 
不論成與失敗,最終,他終將連成一條線,並顯現出清晰的脈絡。
 
 
現在想想,也許現在的iPhone 也流著這台短命的小傢伙的DNA... 
 
 
我說老賈掛掉的那一天,不只像是女朋友離我而去,
 
更像是我的老哥過逝,那種隱隱的痛,淡淡但又持續的難過,揮之不去。
 
 
 
 
接下來十幾年的日子,我的工作,讓我轉投PC 的陣營,
 
但MacBook,iMac iPod, iPhone, iPad, 
 
我沒有一次缺席,當然我也用過N95, 也用過Palm PDA, 
 
從來沒有如Apple 讓我滿意過。
 
 
當我用一隻姆指在iPod去操控我音樂庫中的數千首歌時,
 
一再再讓我感覺到那種簡易使用的喜悅,
 
那個吾輩一直在膜拜的"簡單的大神"
 
透過這個神奇的裝置,告訴我,小伙子!他還在、他還在
 
不曾離去,他還附身在老賈的身上,
 
帶著神啟、發著迷人的光芒,照亮這個世界。
 
我深信,我那過逝的哥哥,一定也會與我一樣驚呼,
 
"好簡、好美的一個設計",我深信會是這樣。
 
 
 
 
 
我想、我的哥哥、老賈及我都是同類人,
 
他們都走了,留下這個愈發不能堅定自我的信仰的人,
 
我在人群間,把老天賜給我這類人的特質給磨平了,
 
而老賈因堅定不移,而發著能穿透萬物的光。
 
我一再向人妥協,從一個狂傲不羈的完美主者,變成一個平平淡淡的死中年。
 
 
 
我知道很多人不太能理解我在說什麼,或是覺得我太自以為是,
 
我認為上帝同時給了不同的一群人都各自有同一個特質,
 
我相信,我與老賈是同類人,流個同樣的血液,我早在二十年前就這麼覺得。
 
 
只是他堅定了他的思想,我卻一點一滴的背離了這個思想,
 
我被同化、挫化、焚化成我所不愛的那種人,
 
老賈的走,我的難過其實也是難過我的不堅定與背叛。
 
 
 
簡單就是多。
 
簡單就是完美。
 
更少就是更多。
 
堅持不妥協。
 
 
曾經是我接觸設計時,最原始的追求,
 
這麼的難、這麼的不容易,
 
我就像那子宮剝離不易成型的胎兒,
 
無法堅持的早夭。
 
 
我真的知道那個藝術家的敏感、神經質的特質,同樣的困擾著老賈,
 
爆怒、強烈的主觀意識、批判、追求完美、偏執、浪漫、詼諧…
 
 
老賈說"如果比爾混過嬉皮、吸過毒,也許他的心會更寬廣。"
 
這句話如果被腐儒聽到也許只會搖頭吧。
 
 
那些過往的、讓我為所適從的那些特質,
 
都隨著的老價逝去而逝去。
 
 
我仍像一頭沒有朝氣的老狗,
 
賣力的吐著氣、只為了讓自己…
 
 
讓自己合理苟活下去。
 
 
 
上帝隨機的揮灑,流著與賈伯斯相同特質血液的人應該很多,
 
但誰堅持了下去?
 
面對這同化的巨浪不被吞噬,又能昂首挺立的人,
 
除了賈伯斯,還有誰?
 
 

相關文章